关闭

第十三章 辟径难

一剑轻狂

作者:好吧我服了 | 2016-10-29 22:24:34

  四年后。

  废弃的园中,张一凡跪在一片花丛中。这里原本是种菜的,前些年被赵馨茹彻底的都改成了种花。

  花丛最中央,树立着一块木碑,上面写着五个字“张辛氏之墓”,这个自然就是张一凡的娘。

  从四年前,张一凡找到祖窍以来,就把他娘的骨灰埋在了这,至于那木碑上的“张”这个字,他考虑了好久,才决定写上。

  他不喜,但娘终究还是喜欢的。

  为了能够经常在早上陪娘聊一会,他和小环一起搬回了这个园子。

  “娘,我昨天终于洗髓成功了,比我第一次洗髓的时候晚了好多好多。用隐脉修炼真的好难,比想象中的还要难。不过您要相信孩儿的天赋,一定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造极的。

  等我达到造极,孩儿就会离开皇宫,到时候如果可能,孩儿想……想带着馨茹一起离开。

  您当初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,不过您的仇,我终究还是要报的。请您原谅我的不孝。”

  “凡哥,吃饭了。”赵馨如从屋中探查出一个脑袋,甜美的声音飘了过来。

  十四岁的赵馨茹已经出落的水灵,比起四年前,更加漂亮了,再过几年,大陆第一美女的名号看来是实至名归了,只不过现在,尚还有一点青涩。

  “嗯。”张一凡看了她一眼,点了点头。

  “娘,我晚点再来看你。”磕了三个响头,张一凡起身进屋。

  小环已经摆好碗筷,见到张一凡进来,笑道:“殿下,您今天准备做什么啊?”

  “和往常一样,去藏书阁看书。”张一凡耸了耸肩回道。

  “殿下,你以前不就全部看过了吗,怎么又看啊?”小环有些不解。

  张一凡笑了笑,不作回答。

  实事上,他以前看书,是为了寻找修行的方法,只是粗略的翻了一遍,算不得真正的看书,而现在,则是真正的在读书。

  赵馨茹在一旁吃着早饭,看着主仆两人的对话,微笑不语。

  才吃完早饭,小环刚收拾完碗筷,就早早的告了假,离开了。

  张一凡之前问过一次小环,去忙些什么,不过小环的借口每一次都很完美,至于是真的还是假的,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。

  看着小环消失的背影,张一凡叹了口气,道:“真是一点都不负责。”

  赵馨茹闻言,瞥了一眼张一凡,打起趣道:“这样不好?”

  “好!这样才好!”

  说完,两人相视一笑。

  藏书阁内,张一凡和赵馨茹身体各放着一本书,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书上。

  张一凡呈打坐的姿势,既然昨天已经洗髓成功,那么今天也该辟径了。

  “你想好辟径的路线了么?”赵馨茹见张一凡准备修炼,不由有些好奇。

  “暂时还没有,不过手上的真元肯定不能少,因为我以后也准备成为一名铸剑师。”

  若是旁人听到张一凡如此说,肯定会笑掉大牙。

  十六岁才刚刚洗髓成功,而且还没学习铸剑之术,却想要成为一名铸剑师?这不是废物还是什么?

  可是也只有赵馨茹知道,张一凡在这四年中,为了能够洗髓,吃了多少苦。

  因为得到了张一凡的信任,她才知道,张一凡用的是一种叫祖窍东西来当做丹田,更是把闻所未闻的隐脉当做修行用的经脉。

  她刚得知这些东西的时候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眼前的这个哪里是什么天才,简直是妖孽啊!

  只是两人的兴奋没多久,就被眼前的事实硬生生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洗髓,就是去除体内的杂质和浊气。

  隐脉平时虽然看不见,可也是存在于体内的,一直受着杂质和浊气的感染,按理来说,应该和平时洗髓一样,轻而易举的就能去除这些。

  然而,当张一凡开始洗髓的时候,一下子便痛晕了过去,就像当初寻找祖窍一样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。

  于是,张一凡的第二次洗髓,用时花了整整四年,痛苦的四年。

  赵馨茹都不知道,他是怎么熬过来的,只是每天见他这么痛苦的洗髓,一颗心渐渐的就被他俘虏。

  原本想要利用张一凡的未来,来达到自己复仇的目地,而现在,她是真心爱张一凡的。

  至于复仇?自己身为铸剑师,将来若是成为大陆上属一属二的铸剑师,难道还怕不能复仇吗?

  “你先修炼吧,我帮你护法。”赵馨茹拾起身前的书,笑着对张一凡道。

  “嗯。”张一凡微笑点头。

  待得赵馨茹关上大门,欧治子就出现在了张一凡的面前,纵然张一凡对赵馨茹再怎么信任,也是不可能告诉她关于欧治子的事情。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

网站地图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