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十四、翠微琴鸣

水注八方

作者:丁子 | 2013-05-23 22:25:36

  应云不由感到一阵炽热,忽然有种天下操于手的感觉,自觉声音都有急促了,问道:“要多少钱?”

  “不多,二百万钱。”孟观不紧不慢地道。

  “这么多?”应云惊道,“我还以为你收费很便宜呢。我问去紫竹林一趟要多少,你说过二千钱的。”

  “那不同,那些人做的事情都是见不得光的,黑了也就黑了,他们大不了来杀我,那就试一试。这李炎一家可是平人,没有什么特别的过错,是要担很大干系的。”

  应云终于放松了下来,道,“我也不会那么干,让李炎自立门户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,只要他要求合理,随他去了。”

  “你父亲给你留下的分店有多少?”孟观问道。

  “没仔细数,总有三十多个吧,但其他的微不足道,主要是襄阳与洛阳两地。现在洛阳的规模,超过襄阳了,要说,也是李炎打理有方。父亲留下的那些人,我谁也管不了,估计李炎这一去,就会有人效尤,转眼间,风云散了。”应云有点苦涩。

  “男人总会有自己的磨难的,经不过,则不成人,这还真得自己去挺,去受,去接受风雨。”孟观也叹了一声。

  “虽然我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什么样子,但我不会让我父亲失望的。”应云握了握拳头。

  “但愿吧,”孟观不置可否地来了一句,“小郎君,那杨狗子的事,你看?”一

  应云很奇怪:“这个杨狗子,不是都没办法了吗?你不是说这事让你来处理,别人都不要插手吗?”

  “是这样,我们这行,是无利不行的,这杨狗子也不是我什么人,为什么要为他奔波。”孟观道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啊,”应云有些失望,自己认了孟观做大哥,怎么他说出来什么都和钱沾边呢?但也不好说什么,问道:“大哥,你说吧,这事情算我的,你说,要多少钱?”

  “我得带他到王屋山求一个人,这个人可不是轻易能见得了的,少不了要好打点。这一路上的花费还有求医问药的钱,都是要的。那就给两万钱吧。你可以先给一万,如果这个杨狗子的病治好了,你回头再给我一万,如果不成,那一万我要不要了。”

  “两万就两万,分什么两次给,那场大火就留下了这一个人,说什么也要让他活下来。”应云道。

  应云回到屋内,在自己的包裹里取了两万钱,李炎那个石头箱子,应云暂时还用不着。应云将钱递给孟观。孟观显得很开心,还谦让着:“你看,还得让你拿钱。”

  应云心想:“刚才不是你要的吗?”忍了一下,终于没说出来。

  孟观哈哈一笑:“兄弟,交给孟观的事,没有办不成的。我要没有几份把握,是不会接这个事情的,你就瞧好吧。将来,让这姓黄羽等人承你的情,我是一份功劳都不会占的。”

  应云其实对杨狗子的死活并不太关心,但既然是刘毅伯伯的事情,那就尽力做就是了。承不承情,那是另外的事情了。

  孟观将杨狗子抱起来,乘上他那匹比狗大不了多少的马走了。看孟观远去,应云觉得有说不出的疲惫。本来还想让孟观帮忙应付一下李炎的事情,现在看来,那是奢望了。应云想:也许在孟观的眼中,做每件事情都不在于有没有必要,而只是可否给他带来好处。自己认这样的人做兄长,有点自作多情了。

  应云打发走家里的仆佣,钻进自己的房间,将门一关,睡了个昏天暗地。

  正睡得迷迷糊糊,有人敲门,原来是陶婶准备好了晚饭。应云就叫她给自己端到屋里来,吃饭的时候,还有点不清醒,吃完了,将筷子一扔,喊个仆人进来将东西拿出去,觉得还没睡够,又想睡。

  陶婶却走了进来,说珠娘来给他赔罪了。应云道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  珠娘低着头,由小莲扶着,轻轻地伏倒在地:“珠娘给少爷请安了,今天是珠娘不对,不该在那么人面前让少爷失了颜面。”

  宴席上被珠娘搅闹了一下,应云当时却没有多少感觉。在老家,与那些狗党们在一起,比这出格的事情都有,互相打闹,是常有的事,有次,甚至让一个家伙破了相。害得父亲出面才摆平,应云也没当一回事。本来,应云觉得参加宴席的都是自己人,在一块胡闹一下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可后来的感觉就变了味。首先是李炎,虽说把他当作小孩子,当李炎明确告他说,要和应氏拆伙,应云忽然觉得那宴席上的,没有自己人,都是外人。本来,还把孟观当作兄弟,但孟观却只怕自己当作可以赚钱的冤大头。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杨狗子,也要了自己两万钱。钱对应云不算什么,但应云觉得有点堵得慌。

  “谁是珠娘,你又有什么不对?”应云的口气有点变味。

  “这里没有珠娘,”珠娘咬了咬牙,眼泪在眼眶里转,“这里只有十里春风。我不该拿盘子砸你。”

  “你去拿个盘子,照自己头上来一下,我们算是两清了。”应云道。

  “我来。”珠娘站起来,一头就向柱子撞去。

  还是陶婶见机得快,拼命拉住。

  应云摆摆手,让陶婶把珠娘领出去。

  陶婶等人出去后,应云有种若失的感觉。刚才所做的事并不是自己的本意,偏偏做出来了。本来要陶婶等人要尊重珠娘,自己为什么却偏偏又得罪了她。

  应云正在屋内不知所谓,陶婶又进来了。应云问道:“珠娘没事吧?”

  “女人吗,能有什么事?回去就睡了。”陶婶一脸地讨好,“少爷,你刚才真叫威风,刚才在场所有的人都佩服的不得了。”

  “有什么好佩服的?”

  “对待身边的女人不能一味地将就,她们会不把你当一回事的,今天珠娘闹过以后,少爷反而让我们去安慰她,那是恩,现在又对珠娘进行教训,那是威。恩威并施,真是有大气魄。”

  应云有点哭笑不得,心想这也算有气魄。不过对陶婶还真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挥挥手道:“没别的事你也退下吧。”

  “告退。”陶婶张张嘴,还想说点什么,没说出来。

  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应云看出来了。

  “少爷不要与她们一般见识,还是多注意自己的身体。”

  应云觉得似乎牙有点疼。

  第二日应云本想出去走走,但想想觉得还是困,就在家里呆了一天。

  “怎么办?”一静下来,应云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,但一直都没有良策。这时,陶婶又过来了,道:“少爷,我给小莲说好了,让她晚上陪陪你。她巴不得呢?”应云手一摆,眼睛一瞪:“去去去,难道我除了睡觉没别的事吗?”陶婶溜着墙跟走了。

  第三日,应云正在院中低头沉吟,忽然听见大墙外边有人高声叫嚷:“少东家,张黑虎来看你来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

网站地图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