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八、应怜娇女

水注八方

作者:丁子 | 2011-10-20 15:33:13

  应云回到住处,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东西,印章、银筹、书,还有那枚令牌,全塞入自己的怀中。找来纸墨,写了留言:

  伯父大人尊前,恭祝钧安:云本一乡下孤子,飘泊无依。伯父眷顾良多。又蒙伯母照看,师祖授琴。云有何德,受此殊恩。无以为奉,歉愧难安。如有回报德音之日,则云之幸也。

  本来想多写几句,思来想去,终于作罢,写了结语与日期。用一方砚台压在茶几上,推门出去。应云现在对王家的庭院布置已经很熟悉,穿过几个门院,找到马厩的所在。王戎由于曾经置身军旅,特别爱惜马匹。家中收集有各地的良马,有专人小心伺候。据说养马的仆人较一般的奴仆身价高出数倍。

  马厩很大,打扫得很干净,草料都是细细地切过的,可能对马造成不良影响的食料都被剔除出去。王家的马都是从全国各地挑选来的,显得体格饱满,精气神十足。排成数行,或站或卧,悠闲而有生机。

  应云那纯色的白马还是很扎眼,被刷洗得干干净净。应云走过去,马在他的身上拱来拱去,应云不由在马头上轻抚,心中柔情激荡。三个月来没骑马,马的体格还保持得很好,既没有长肥也没有变瘦,看来养马人很细心地遛过。

  应云心下有种难言的情绪,抚着马头,听见远处喧哗之声不绝于耳,猜酒行令之声轰天震地,应该是那些前来贺喜的人兴致正浓。

  “你是谁?这匹马是应少爷的,可别乱动。”

  门外站着一个养马人,应云数月来没有来过,所以养马的人不认识他。

  应云正想给他解释一下,又怕对方不相信,正在迟疑,听有人说道:“这就是应少爷,你就不要管了吧。”

  养马人哟了一声,忙不迭地说:“既然是应少爷本人,那我就不问了,应少爷您随意。”

  应云不由心头一阵颤动,接着,应云听见身后有人问道:

  “你就这样走了吗?”

  来人正是不名大师。应云咬了咬下嘴唇,道:“师祖,我在这里就是一个外人,也没什么用。我要去做自己的事情,我要出人头地,我要名动天下。我不能寄生于此。这里再好,也不是我安居的地方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,年轻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的。”道人叹惜,“我当年何尝不是如此,碌碌六十年,虽说勉强找到传人,传人之后却无传人,且传人又不是自己所想的传人,两人各传一半,只能我派功法更为分崩,别的也没什么好说的。昨日王戎对我说:他已经无能为力,他是朝廷中人,武林之事能了则了,不能了也无可奈何。

  “还有件事,倒是我很意外的,但我也乐观其成。王戎道:想请司吏校尉刘毅过来,让他给你做个大媒,把与他的女儿许给你。可这刘毅总是在忙,一直没过来。最近一段时间,王戎与刘毅的关系不但没缓和,反而日渐紧张,在朝堂上斗个不休。”

  应云不以为意地笑笑,道:“这桩婚事,本来就是没有的。王大人也是说说而已,我不可能为他们王家带来什么。话说回来,应云还年轻,我既然到了洛阳,就想做一些出人头地的事,也不想这么早被捆住。师祖不要太过忧心,六合门自有长存之道,非人力可为。师伯现在可能觉得路都走尽了,但说不定会有新的路出来呢。师祖的努力并不会是泡影,好事会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出现。”

  “哦,”道人感到有些意外,“你倒是说说看。”

  “我也说不清,很多事情都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的。比如有件事情,你可能不知道:我会背天罡行。也许有别人也学了天罡行,你不知道呢,你老也辛苦了一辈子了,该享点福了,这些事情,我们年轻人会自己做好的。”

  道人两眼放光,“是真的吗?我并没有教你,你怎么会背呢,据我所知,王戎也没有教你。你可是故意在说好听的话给我?”“我偏偏会背,也是来府上第一日,无意中看到了,就看了一遍,默想了一遍,就再也忘不掉了,不信,我背给你听。”一万多个字,竟然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。连个停顿都没有。道人两眼放光,连声自责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呢,这一段日子光想到传你无形琴了,我知道你是有潜力的,虽然现在无法练,不代表以后也无法练,说,这篇文章有哪些不懂的,我教给你。”

  “全不懂,字的意思知道,凑合到一块就不怎么了然了。”应云道。“我就从第一个字开始你讲起。”道人兴致颇高。于是道人领着应云在马厩里的草垛边坐下,全不理会扑鼻的马粪味道。应云也暂时忘记了烦恼,跟着老人学了起来。应云学得快,老人教得也快。两个时辰,应云对书中的意思都已经了解,对书中所指的经络也已经能够在身体上指出。应云试着运行了一下书中的口诀,苦笑道:“完全没有一点反应。”“这就看天意了,你日复一日地重复,也许会有用,希望老头子这辈子能够看得见。”老人见应云这么快都已经理解,不由欢喜无限,喃喃自语:“希望是永远在的,也许我真能见到我的阿丹,可以毫无愧疚?”道人似乎有种幸福感,在地上反复踱步:“难道上天真的会赐福于我,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太好了。我这就回西域,这就回去,我是太想那些骆驼了,太想那些牛羊了,当然,还有我的阿丹。”

  应云似乎也习惯了道人这种神神叨叨的样子,继续说道:“师祖,师祖传道六十年,即使没有收获太多,肯定不会颗粒无收。我相信,你的所有功夫一定能够传下去,也许六合门的功夫能够重新合璧。”

  道人似乎已经听不清了,大笑三声:“我再想想,再想想,我教了那么徒弟,虽然都不成器,也许哪一个还有希望,是我当时没有发现呢,我得再去找找。”转身出了马厩,然后狂奔而去。速度飞快,一点也不像一个老人,一个起落,竟然用手勾在一处房檐,穿房跃脊而去。

  “这哪像一个祖师爷,简直一个老顽童。”应云嘿嘿一笑。

  “这哪像一个男人,分明一个混蛋。”

  应云牵马出来,想辨一辨方向,却听见这么一句。不由扭头,想看是谁说话这么刻薄。只见从一棵大树下闪过来两个女子。其中一女,正是王兰,似乎刚哭过,面有薄怒,愁云堆积,但无法掩盖其秀雅脱俗的容颜。

  另外一女年级轻一些,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。面容清新,牙齿皓白,两只眼睛咕噜噜乱转,显得满脑子的鬼主意。

  “混蛋,说你呢。”正是这小姑娘在说话,

  应云这才想来,王兰还从来没有骂过人混蛋,即使说笑,也从来没有说过让人难堪的话,只是口齿伶俐罢了。像这样野性十足,一出口就有杀伤力的,也就这小姑娘仅有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

网站地图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