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第三部 舍生取义 第八章 海市蜃楼

赖药儿

作者:温瑞安 | 2019-04-04 02:39:43

  

  赖药儿接下了三招。

  他接第一招之后,只觉一股热火自袖上焚到了手臂上,热辣辣地烧痛着;他咬牙接下了

  第二招,那火焰烧到了心口,然后又火油似的迸涌到四肢百骸里去;他拼命接下第三招。全

  身都像焚着了。就跟一只飞蛾投入火中的感觉一样。

  对方的手忽缩了回去。

  赖药儿肯定对方也没讨着便宜,只是,他想运功压下心头烦躁,但觉气血滞虚,无处着

  力,浑身飘荡荡地,像一片刚脱离树枝的枯叶。

  他吃力地道:“‘六阳神火鉴’.好……掌……力……”

  对方却似纱慢的缝里看见他,比他还要吃惊地道:“你……原来你犯的是……早衰

  症……”她隔着纱条儿.还可以看见赖药儿脸上的皱纹,像雨水打在池上,开始细微,后来

  密集,到得未了,他面的皱纹如同干瘪橘子的厚皮,她从没有想像过,一个人可以一下子变

  得那么老。

  赖药儿勉强提气道:“我要医的……正是……这个病。他发现自己的语音如同一声尖叫

  之未,只剩下一缕残气,追悼这然消失的生命力。

  嫣夜来这时已撷下“燃脂头陀”,仿佛见到赖药儿不再为病魔所缠的容光焕发,转头过

  去,却见赖药儿的侧脸。

  赖药儿背过身去,嘎声道:“你们先走……”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力已经走到最后又最高

  的一级,上面没有扶依,再走,只有往下掉。

  “慢着。布慢里的声音道:“你医活过哥舒天,这‘燃脂头陀,,可以给你。”

  嫣夜来喜出望外.赖药儿竭力使自己在剧烈的颤抖中站得挺直一些,“你……要有什么

  条件………

  女子道:“入海市蜃楼,从来没有不伤一人,全身而退的事,规矩不可废,你自己杀同

  来一人,然后去吧。

  她自觉今天已是太过仁慈,所以附加道:“你救活过哥舒天,这回哥舒天也救了你,两

  下扯平,你可不要再给我遇上。

  赖药儿斩钉截铁地道:“不。

  哥舒天道:“你不忍杀那女子吧?你一路来的事,我都知道。我也不为难你,念在当日

  活命之恩,你杀了那小孩便算数,这小孩可不是你的骨肉。

  嫣夜来左手抱住了闵小牛,右手紧执“燃脂头陀”,任何一样,都比她生命更重要。

  赖药儿艰辛地道:“我不能杀任何一人来换取自己的性命。他只党内息岔走,已经无法

  敛定。

  哥舒天道:“你的病害,已给我三掌引发,身体机能迅速萎谢,你此刻还不自救,使命

  毙当堂,你不忍下手,我替你杀吧。

  赖药儿踉跄跌步,长袖扬起,喘息道:“哥舒天,我不许你下手——”

  忽听一人朗笑道:“谁能不许哥舒天出手?我哥舒天偏要出王;”

  “呼”地人影一闪,不知从殿上哪一个角落闪出来。快得连赖药儿都不及应变之前,己

  在间小牛背心印了一掌。

  嫣夜来哀叫一声,感觉到手里犹抱了一块火炭,她比自己被击中还悲渤百十倍。

  赖药儿掠到嫣夜来身旁,嫣夜来哭着把孩子交给他看,赖药儿的医术是嫣夜来日下惟一

  可依。

  赖药儿只看了一眼,眼睛像喷出了火,看着来人,自齿缝里边出五个字:“六阳神火

  鉴?”

  来人肤色红润得像高山上金风玉露培植的仙桃一样,眉目清朗已极,眼睛白多黑少,笑

  起来女子看了觉得七分纯真,妇人看了知道还另带有三分邪气,国字口脸,嘴角像过年时弄

  的鸡蛋饼卷在折角上捺了捺,特别薄削,又有美丽弧角,话说是个英俊男子,只稍嫌矮胖一

  点。

  青年男于笑答:“正是我哥舒天。”

  赖药儿瞳孔收缩:“哥舒天?那她是谁?”无论是他或她,赖药儿都知道不是他从前治

  过病的哥舒天。

  男子哥舒天笑道:“她么!也是哥舒天。”

  女子哥舒大娇笑道:“我们都是哥舒天。”

  赖药儿隐隐觉得自己触摸到一个极大隐蔽的疑团,他已摸到袋里的物件和轮廓,但一时

  又分辨不出来,何况他已无时间再去分辨,他体内连呼吸都在老化,闵小牛被谷秀夫指伤未

  痊,再中一掌,只剩下泡沫般的一口气七

  男子哥舒天道:“人,我已替你杀了,拿了‘燃脂头陀’,走得远远的,下次遇上,可

  不饶你!

  女子哥舒天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道:“走吧。自着一条命,多医几个人,也是好的。”

  李布衣七次都冲不出“已寅九冲、小辰多宝”妙阵。

  这个阵势原本不能算是一个阵势,到后来甚至渐渐沦落成为民间小儿的游戏,但在哥舒

  天的重新布置之下,连通晓天文地理,涉猎五行生克,熟知历史文武的李布衣,都无法一举

  同时制伏蕉心碎“飞砂掌”和四大巡使的围攻。

  李布衣突然一扬手,向观战的蕉心碎淬射出两件交子。

  蕉心碎一呆。他仓卒间无及施“飞砂掌”,狂吼一声,全身一蹲,扬手抓出,抓住一对

  交子。

  那一对交子,虽给他接住,但所涌起的潜力,足令他倒飞而起。一连退上十六、八个石

  阶才能把得住桩子。

  这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事。

  蕉心碎接下交子,十指震痛,但已一口气掠落石阶。

  一刹那间可以发生很多事。

  可是在一刹那间谁也不可能同时击倒孙虎波、展抄。俞振兰、周断秦!

  李布衣却居然做到了。

  李布衣不完全是凭武功做到了。

  他的武功虽然高,但全凭武功在比眨眼多一点的时间里击败这回人,仍是件不可能的

  事,纵赖药儿与他联手对敌,也未必可以做到。

  李布衣乍然向孙虎波喝道:“你还想坐牢么?

  孙虎波给这一喝,整个人像脚上给敲人了一口钉子,震住了。

  李布衣的竹杖斜飞,点倒了他。

  展抄挺刀而上,李布衣霍地回身,斥道:“你取我明堂,我勾你膝痒,你怎么退?你回

  刀自守,用‘狮子回头’抵不往我攻你京门.使‘开门渡世’躲不过我刺你右足太冲!

  这几句话说得极快,展抄忽觉自己像碰到石子堆上的陀螺,左转不灵,右转也不便,愣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章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

网站地图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